首页 > 医学资讯 > 正文

护士处方权落地!药师、检验科医生的处方权怎么办?

发布时间:2022-10-16   来源:华医网、梅斯医学、深圳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士处方权落地!关于“处方权”的讨论还在继续......

 

今年6月末,华医网曾报道过,深圳市人大常委会新通过了《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修订稿。其中,《医疗条例》规定取得了专科护士证书的护士可在护理专科门诊或者社区健康服务机构享有一定的处方权,此《医疗条例》将于2023年1月1日在深圳市正式施行。

 

时隔3个月,华西医院同样正式发文称:“经过为期一年的反复论证和充分准备,2022 年 7 月 11 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院长办公会通过了关于开展医护协议处方试点工作的决议;护士处方权是护理专业性的重要体现,也是护理专业发展的里程碑事件。”

 

 

这意味着,护士处方权正式在华西医院试运行了。

 

华西医院对于护士处方权的试运行给予了多方面的慎重考虑。其实,早在去年就已透露出了相关信号。

 

2021年10月21日,华西医院在“成渝双城经济圈护理发展论坛”上表示,高级实践护士(APN)项目正式启动,首批将在内科、外科、肿瘤科、老年医学科设立 30 个高级实践护士岗位。高级实践护士是指拥有专科知识、复杂问题决策能力及扩展临床实践能力的注册护士,毫无疑问,他们是拥有护士处方权的第一后备军。

 

放开护士处方权一出,医疗界又兴起了非常热烈的讨论,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对我国医疗改革有什么助益?会改变医疗界不同领域之间的微妙关系吗?这都需要慢慢去讨论。

 

什么样的护士才有处方权?有了处方权能干什么?

尽管华西医院给予护士一定的处方权,可并不是所有的护士都能享受到这个权力。只有取得专科护士证书的专科护士才有处方权。

 

什么是专科护士?

 

专科护士的概念来源于国外。1992年,美国护理学会对专科护士做出定义:其指具有研究生学位,能进行全面健康评估,能独立进行高水平工作,拥有诊治和治疗的专家技能,能够处理个体、家庭、社区实际或潜在的各种复杂反应,能制定临床决策,管理急慢性疾病,促进健康的注册护士。

 

在国外,专科护士极其内卷,对于课程的要求不亚于医师的培养,其挂科率往往能达到40%,要求严格。顺利毕业并考到相对应的执业证书后,年薪可与专科医生相媲美。

 

这样说来,一名护士想要得到处方权,付出的努力绝不是我们能想象的。

 

专科护士拥有处方权后能干什么呢?

 

所谓护士处方权,即指护理人员在临床实践中被授予开具药物和相关检查的权利。有了处方权,你可以为患者开具外用类药物、开具检查申请单和治疗申请单,这在以前都是不敢想象的。

 

据深圳市人民医院的护士长田素萍介绍,她考取了“国际造口伤口治疗师”,并开设了深圳首个造口伤口护理专科门诊,然而,一些基本的消炎、止痒等药物开具,患者还需要再挂一个医生号。这太不方便了,就因为护士没有处方权,这些基本常用的外用药她都开不了。

 

以静脉导管护理门诊为例,如果患者的PICC导管中有血栓,需要用到一些溶栓药品来处理。由于专科护士没有处方权,患者需要另外挂医生号,由医生来开具这些药物,再到护理门诊找专科护士溶栓。

 

然而,由于导管有各种各样的类型和型号,医生有时可能没办法一次把护理医嘱开准。患者需要多次挂号去完成这件事,浪费大量的时间。反复的流程,于护士、医生、患者三者而言都不方便。

 

如果专科护士有这个开处方的权力,这就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流程,对医、患、护三方都有好处。

 

护士处方权放开之后立法保障特别重要

 

护士处方权的放开历经了很多年,争论也持续了很多年。

 

2017年关于安徽省护士处方权的问题就曾激起激烈讨论。2017年,安徽省医改办在《盘活优质护理资源,做实城市医联体试点工作方案(试行)》提出:探索给予执业护士在高血压、糖尿病以及伤口换药等特定范围内的“处方权”,在医师的指导下开具处方。

 

同年,安徽部分地区开展社区高级执业护师试点,请高年资护士下沉到全科医生匮乏的社区,补充全科医生岗位空缺。在通过考核后,会为护士发放“有限”的处方权。

 

但是,此举的探索和落地并不顺利:安徽给予护士的处方权只是运动饮食康复处方,很多常规用药的处方权仍没有真正对护士开放。

 

更重要的是,在2017年,对护士处方权的法律保护处于空白状态,没有法律保障,各种权责并不明晰。

 

因此,针对这一新探索,医疗界及社会各界引起了激烈讨论:一方面,部分医疗界知名人士认为在没有法律保护的情况下给予护士处方权加大了医疗纠纷的可能,还会造成医护内部之间的不团结、不和谐,不利于医护合作。

 

而另一部分学者和医界同行则十分赞同,他们觉得护士是诊疗工作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临床实践中,由于病人情况紧急,护士需要处方权紧急给患者用药。

 

在一个新举措出台之前,所有反对或赞同的声音都是宝贵的,在整个医疗体系改革中,也不应出现“因噎废食”的现象。

 

护士处方权的门槛很高,再加上我国确实存在一些对低成本医疗服务的需求,而具有处方权的护士可以完美符合三级诊疗和慢病管理的要求。

 

经过这几年对护士处方权的不断反复研讨和论证,种种条件下,护士处方权的放开或是大势所趋。

 

 

护士处方权开展得异常热烈,但是有一点非常重要,务必要仔细研讨。那就是法律保障,既要保障患者,也要保障护士,需要制定更具体、更细节、更针对性的法律文件!

 

公卫医师、药师、检验科技师等,处方权该怎么办?

护士处方权放开了,这也引起了医疗界其它领域的遐想。

 

有部分公卫医师、药师和检验科医生向我们提问:我们的处方权什么时候放开?

 

公卫医师通常服务于慢性病管理,他们在三级诊疗中扮演重要位置,现在护士都放开了,他们什么时候也能获得处方权?

 

而对于临床药师,他们对药物管理更加精通,整个大学期间都要学习药理,应该不比临床医生懂得少,他们什么时候也能获得开药的处方权?

 

检验科医生是否也能获得开具检查申请单的处方权?

 

 

这一系列问题暂无定论,但在这里要明确一点,处方权不是一张通行证,它是一种更加艰巨的责任,一旦你拥有了,你就要好好肩负起这个责任,对得起自己,对得起患者,并且还要做好承担各种风险的准备。

图说天下